二天正逢星期六下午傍晚時分接到一通來自桃園的電話

 

老闆娘你好我是XX皮革公司想了解一下貴府的沙發現在是什麼情況?」

 

 

什麼叫什麼情況這位小姐的電話讓我丈二金剛一時摸不著邊快速搜尋腦袋瓜裡聲音的記憶

 

請問你是那位?」

 

你家的沙發不是有問題嗎我是XX皮革公司。」

 

 

終於有人來處理了正想將沙發龜裂掉色的問題淋漓盡致向她敘述,頃刻,不對啊納悶的問了句

 

小姐你是代表傢俱行來處理的嗎?」

 

不是是沙發工廠要我撥這個電話想了解一下有關沙發表皮是什麼情形。」

 

既然是沙發工廠跟你聯繫那你應該從他那兒裡略知一二有關你們家的皮革發生了什麼問題。」

 

「大致上是這樣沒錯所以想請你將受損的皮革先用相機將它拍下然後EMAIL給我公司做確認判斷後再請業務人員前去府上處理。」

 

你們業務人員多久會出巡一次。」

 

若在星期一以前收到你的EMAIL應該趕得上安排在下星期的某一天。」

 

看完後呢?」 我真懷疑我是有理智還是有耐性

 

公司再研判是人為的破壞還是公司的皮革有問題。」

 

小姐要說你文書作業做的好還真是不為過這流程中該蓋幾枚章你不輸公務人員但明人眼裡這只不過是打混拖時間寄照片給你後再等上一星期盼到你們外務人員親臨來拍照採證再回公司報告這不是烏賊戰術是什麼?」

 

小姐你怎麼這樣說我們是很有誠意在處理你怎麼這樣污衊人。」

這聲調飆的很高刺耳

 

小姐你的誠意讓人難以接受;首先,沙發工廠的人員是從沒在我家出現過你怎麼會略知一二沙發有什麼狀況那是否表示你家的皮革已有累犯紀錄第二我不是跟你買沙發,所以你們公司與傢俱行有沒有生意往來與我無關倘若貴公司和沙發工廠有什麼過節也不需要由消費者來做你們中間的橋樑;我就是這樣明顯的立場,那你我之間還有什麼關聯呢?我只是買組沙發,倒楣的事,這組沙發強迫讓我認識進口皮革的貿易商、生產沙發的工廠、促成貨物交易的賣家,然後就要被湊成四家,坐下來打場方城之戰,很抱歉,明知是場詐賭的局我不上桌,你們去三缺一吧。」

我實在是強忍憋著不然我滿腦子已是三字經連篇的問候語了

 

 

這位太太正如你所言我們公司和傢俱行並沒有生意往來往來的是沙發工廠;既然你懷疑皮革的來源有問題,那我可以傳真進口單據給你,證明我們並沒有欺騙消費者,而且今天我是很有誠意來處理,為什麼你不能配合呢?」

這位小姐在考驗我的耐性可是她已經沒耐性的音調衝高

 

 

小姐我感謝你這通電話我會將照片寄給你,也請你不用再撥電話來了,因為我付錢的收據不是你們公司開的,這跟你不是跟傢俱店老闆領薪水一樣的道理。至於皮革公司沙發製造廠傢俱行你們之間有什麼糾紛或呆帳請不要轉價到無辜的消費者身上再請教你你在百貨公司買東西回家後發現有損壞時你是找百貨公司付責還是找商品上標明的進口商索賠假如這點你都搞不清楚,還質疑我有何居心,我就真的看不懂你所謂的抽象誠意。」

 

 

將消費者耍的團團轉,拖到最後保固期早已過了想解決就付錢了事當真我看不清楚他們之間的問題很明顯這幾家公司都在推卸責任

 

 

又是一個嶄新的星期的第一天

傢俱公司又給老公打電話了表示有一位先生晚上一定會到家裡來

晚上八點多我進門後看到一位先生和老公坐在客廳裡相談甚歡

靜靜的站在一旁 (沒人理會我)半晌後老公才想起他還沒娶細姨所以站在旁邊那位有點韻味和年紀的女人是他的賢內助,他簡單介紹。原來是皮革廠的業務。有可能他早已聽聞有關於我的處事態度所以不看我也不理我全程只對著老公是啊是對啊對

 

 

在場見不到傢俱行的人,皮革業務員只是對著老公做心理諮商,因為他們的對話是同一個鼻孔對著沙發廠出氣。看他們的等級就像兒女在辦家家酒。

 

 

我不悅的開了口:

「傢俱行的人沒有人來嗎?那先生決定權在於你是嗎?」

 

「不是啦,我是皮革廠的業務,我們公司要我來看一看。」

趕快撇清關係。

 

「傢俱行的人要來,但還沒看到人,我再打電話問問。」

我的溫火起動了,老公感受到了。

 

老公撥了電話,和對方說了一會就將電話轉到我的手上,說是要和我約時間。

接起電話我要他表明他的職位

 

 

老闆娘我是公司的副理皮革工廠的人員有到嘛那明天我再和沙發廠商過去確認不知你什麼時間有空?」

一位聽起來和善的中年男性

 

先生假如你是想要看沙發病到什麼程度好回公司交差那就不用了因為在我眼中它已是病入膏肓。現在,這兒就有一位你們推派的代表可判斷除非他什麼都不是只是新手來磨練和看場面明天你們要過來就是把沙發搬回去不然不用來做白工我不是閒閒在家等門的你們傢俱行有二十幾年的歷史在判斷皮革的損壞需要一個月時間嗎你們公司同仁的資歷只有適用期三個月未滿程度嗎?」

我響徹雲霄的聲音直達管理室老公瞬間關起客廳大門 (為我保留名聲)嚇的站在一旁的業務員頭低低的

 

 

太太我的資歷有十五年了我們一定會好好處理麻煩你請那位先生接電話一下。」 這位十五年的老薑順順平平的答

 

 

我將電話交給那位臉紅到耳根子的先生轉過頭狠狠瞪了老公一眼別人說什麼都有理只有老婆說的話帶針帶棘外加帶不出場

 

 

他們談了約五分鐘之久那位先生將電話再轉交到我手上

副理明確表示明天下午要來搬沙發

 

先生我相信你但請你一定要派一位傢俱行的人員同行,最好是副理你本人,因為只有你一通電話就有動作。而我先前也請教過消基會他要我懂得自保所以在你來搬沙發時請開出一張證明上面明確記載什麼日期搬走什麼日期送回府上並在上面蓋上公司大小章與搬走人姓名這些程序都是正常沒有難為到你們想解決的誠意吧!」

 

聽了我的要求那位副理很阿莎里一口答應

 

 

原來是皮革工廠在給我裝肖維

當我掛下電話時業務員看來有點慌可能他見識到我家的戶長是誰了,並與他在來之前有所耳聞的人不謀而合我請他坐下喝茶。他支唔著話都說不順不見剛剛和老公倆人相談甚歡的場景只是快速的將杯子裡的熱茶大口猛灌,然後起身走人

 

 

老公摸不著頭緒,問我為什麼會認定是皮革公司的問題

肚子已經是一堆屎了還遇到一位頭腦不清的受害者

 

假如不是皮革出問題為什麼傢俱行的副理和業務員通完話後就可以確定明天搬沙發不用再請沙發工廠的老闆來。」

真想從老公的頭給拍下去就像打兒子一樣打法

 

 

第二天傢俱行的副理和一位工作人員依約定時間到來

副理一進門就將我所要求證明單拿出來。

來搬沙發的是副理和一位技術人員。

在搬運過程中,我認出了這位技術人員就是六七個月前,第一次來家裡看芝麻大小的沙發廠的技術人員。

 

 

等他們搬好沙發,拿出皮革的色票讓我挑選時,我開門見山問這位技術人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笑著說:

「其實,是這批皮革有問題,我們老闆為了這批貨賠慘了,皮革公廠那邊不負責也不分擔,就出示進口單據要我們自己去找國外廠商索賠;接連著有好幾組沙發都出問題,我們老闆氣瘋了,所以,後來顧客有問題,就先看是不是在保證期內,若是發生在保證期內,就像上次那樣拿藥水擦拭,若接近保證期或是過了保證期就不理會,請他們自己去找皮革廠。」

 

 

你們老闆一定覺得很倒楣遇到我這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緊迫盯人型的這次你們老闆怎麼肯讓步不會是因為我太兇了吧你們老闆是唯一一位沒和我通上電話的人我不可能對他兇的。」 這時我還是要自清一下。

 

 

不是啦這次是傢俱行要皮革廠自己出來解決所以他們才願意免費提供皮革我們出勞力重新製作雖然是這樣我們還是賠錢因為石油大漲沙發用的泡棉也跟著大漲除了基座外所有的泡棉和內充物都是要用新的這也要我們自行吸收。」 技術員幫著老闆吐吐怨氣

 

 

站在一旁看似和事佬的副理見機要了人情挽回名譽

「我們公司已二十幾年對於愛用的顧客不可能不服務雖然保固期已過我們還是很關心。」

 

 

對啊我很相信你嘴巴講的很乾脆購買的第三個月就出現問題我也打了電話給你們你們也一直想要來售後服務只是路途太遙遠了生意太好人手抽不出來所以在第十一個月後才有今天的會面這兩瓶藥水是試用期三個月時沙發師傅要我擦拭皮革用的我沒放冰箱不知會不會壞掉要不要回收不一定以後遇到不是我這樣的消費者你還用得到,送你啦,備而無害。」 

 

 

一星期後一組全新的沙發送回家裡快一年了沙發還是像新的一樣沒有任何問題當初這件事讓我氣到快捉狂後來知道真相後很佩服自己處理事情時方向沒有錯誤才能順利獲得到賠償

 

 

誰說這不是一個消費者時代。 (雖然是要自己爭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vender0214 的頭像
lavender0214

心靈的空間

lavender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NTERIOR88DESIGN
  • 這種狀況常遇到
    處理這件事除了我們自己邏輯觀念要強之外,還要他們很清楚問題在哪裡,因為會遇到廠商或公司的人員在雞同鴨講...除了要耐心加直接處理重點像在幫對方員工訓練...
    但也是要消費者要懂到底是什麼問題
    因為有無辜的消費者還是有`很魯`的消費者
  • 是曾聽說過有很誇張的消費者
    用很精緻的手法去魯
    而且魯的很有理

    lavender0214 於 2009/04/30 21:49 回覆

  • smallung44
  • 學起來!
    不過通常只要扯到洧基會!消保會!
    識相的店家都會很快的處理!
    只是這樣氣下來!很傷身!
  • 傷身
    而且內傷還要自己付錢

    lavender0214 於 2009/06/30 20:49 回覆